第三百七十六章 令牌 为所有打赏的人加更-透视神医 ag平台玩法|优惠,网赌ag太假|官方,www.ag800.app|平台

透视神医

第三百七十六章 令牌 为所有打赏的人加更

林天净2017-11-25 23:19:56Ctrl+D 收藏本站

    礼子.冷淡锐利的目光划过林辰后,直接跃身。一手撑着身子从审问间那张木桌之上翻越了过来。礼子的身材短蝎悍,所以,非常灵活。转眼她就如同蟑螂一般,躬身在地面。那如影相随的小白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出了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

    “嗤!”

    “嗤!”

    礼子如同一个暗杀高手一样,手握的匕首转眼间就在审问间那两名倒地苦吟的国安人员脖子上划过!血浪涌动。两人甚至来不及剧烈吼叫。几个挣扎的时间,便是沉寂了下去。

    林辰将迷彩女人果断杀人的一幕看在了眼里。然后诧异缩了眸子,吞了口吐沫。心想,从事这个职业的女人就没有一个正常的!处理完了审问间里面的一切。礼子手腕灵活一转,跟变魔术一样,手里挂着血痕的匕首可被她收了起来。然后她看也不看林辰,直接朝着林辰先前坐过的椅子坐了上去,挑着腿,双眼盯着审问间的门发呆!

    林辰愣在原地一直盯着礼子。郁闷的皱了眉头。这一类的女人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盯着一个地方发呆吗?风每次都是这个样子。你不理她,她能盯着一个东西看一天!

    林辰双手还在后面捆绑着。顿了顿便朝着礼子走了过去。讨笑道“,能不能用你的匕首把我的绳子给割开?”

    礼子盯着铁门的目光没有任何的倾斜。直接了当的回应道“不能!”

    林辰脸上笑容淡了,皱眉不解。“为什么?”

    “我的匕首是杀人的!不是割绳子的!”礼子冷声回应。

    林辰望着这个简短头发的瘦脸女人。干笑了一声,恳求道“你就破例一次,帮我把绳子割开?”

    “好吧!”礼子说道。随手灵活的就摸出了那把带着血痕的匕首。

    林辰大喜,扭过了身子。感激道“谢谢!”

    “割开之后,我再杀了你!”礼子冷漠的补充道。

    一听,林辰就激动的又转过了身子。生硬的笑道“其实,我觉得绑着挺好的!”

    礼子没理会林辰。随手翻转匕首,匕首晃了一下,就消失在了礼子的手心!

    林辰盯着礼子片刻,心里将她骂了一个遍。这才稍稍解气。然后望了一眼铁门,扭头说道“咱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可以!”礼子随口说道。

    “那还呆在这里干嘛?”林辰笑着问道。

    “如果你不怕死的话!”礼子补充道。

    林辰笑容再次出现一个僵点。心里狂吼了一声。这女人你怎么这么折磨人!

    “我觉得待这里也挺好!”林辰说道。他怕死!

    “砰砰!”

    “轰轰!”

    片刻,铁门外凌乱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枪响声。打斗声。交织在了一起。林辰一惊,望向了礼子。问道“什么情况?”

    “不知道!”礼子眼神慎重了起来。

    “我们该怎么办?”林辰问道。

    “不知道!”礼子敷衍道。

    林辰愤了。喝道“那你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

    “”算了就当我白问!

    铁门外的凌乱声越来越近。几个呼吸的时间。一道剧烈的冲击声从铁门上传来。铁门轰然间就被踹了开来。礼子瞬间纵身跃起。手握匕首。而林辰赶忙朝着角落里躲去。礼子窜到了审问间里面的那张桌子上,借力再次俯冲,手腕刀锋凌厉。

    可是当礼子看见门口出现的青黑魁拔男子时,小脸一震,迅速收刀。然后改变了身体的俯冲轨迹,闪到了旁边的地面上,翻转之后,赶忙立身。低头恭敬道“首长!冒犯了!”

    青木摆了摆手,然后那威慑人心的冷目便精准的落在了房间角落里的林辰身上。旋即迈着厚重的脚步踏进了审问间。林辰望着这个走进来的魁拔男人,从审问间角落里也走了出来。好像是自己人!

    “你是林辰?”两人相隔一米,青木立定身子,打量着林辰问道。

    林辰也止住了脚步。望着跟前这个比自己还高出一头的魁拔男人〉暗吃惊。应声道“我是林辰!”

    这是一个给人厚重压抑感的男人。他好像是一股力量的凝结。面对他的时候,身子不禁然就受到了一股束缚!林辰心里片刻就是一片大骇。这种威慑力的感觉?林辰拧了眉头。在此之前,他就从一个人身上感受到过!龙威!但是,现在,他从眼前这个男人身上也感受到了!

    想想龙威在华夏的神秘地位。林辰预感得到,眼前这个男人绝对不简单!

    “礼子!给他松绑!”青木打量了片刻。命令道。

    在铁门口待命的礼子撇了撇嘴角,应声道“是!”然后,礼子快步走来。随手挥下。嗤的一声。林辰便感觉两个手腕猛然被解开了束缚!

    “谢谢你!”

    “谢谢你!”

    林辰张嘴道谢的时候,青木说出了同样的话。

    林辰盯着他。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青木那双威慑人心的眼睛,片刻柔和了几分。微微皱了皱漆黑的眉头,旋即从他的腰间掏出了一张暗红色泽的木质牌子!跟手掌一般大小,上尖,下圆!然后递到了林辰跟前。说道“给你!谢谢你为岸杨子治病!这是我的报答!”

    林辰望了望青木的国字脸,然后疑问的低头看着他递过来的牌子,上面有一枚粗厚大字,令!仔细观察才发现,这个牌子上面的暗红痕迹好像是血迹!

    “这是什么?”林辰伸手就接住了跟前魁拔男子递过来的令牌○人给的东西,林辰从来都没有拒绝过。如果嫌弃不好,自己可以回头再扔了嘛!反正别人都已经拿出来给你了!

    礼子望着青木取出的令牌。冷脸瞬间布满惊骇。那个牌子是?那是首长的贴身令牌!见之如见首长!神奈军的最高指令的象征!首长竟然给他了?

    “我的贴身令牌!”青木解释道。

    “哦!”林辰活动着手腕,翻转着令牌打量。然后猛地仰头问道“你是谁?”

    “青木!”

    “你是干什么的?”

    “一名军人!”

    然后林辰将手里的牌子举起来,指着问道“这个有什么作用!”

    “很多!”青木撇了一眼林辰,说道。

    “比如?”林辰探头更好奇了。

    “它能保你安全离开这里!”青木一脸霸气难掩。说道。然后转身走开。

    闻言。林辰一脸惊喜的望着手里的令牌‘抚的摸了几下,忽然林辰朝着礼子迎了过去。问道“你刚才看见它很激动啊!”

    望着眼前突然被林辰迎过来的令牌。礼子神色骤然一变,立即对着令牌严肃的举手行军礼。见状,林辰疑惑了。说道“你干嘛对我行军礼!”

    礼子瞪了一眼林辰,撇嘴说道“我对令牌行军礼!”

    林辰猛地瞪大了眼睛,抿嘴乐笑。摸着令牌跟摸着宝贝疙瘩一样。嘀咕道“它还有这个作用!”

    “走吧!咱们离开这里!”青木站在铁门口,说道。然后指着礼子吩咐道“保护好他!”

    “是!”礼子望着青木一脸恭敬。扭头刚看向身边的林辰时,林辰得意洋洋的又把令牌伸到了她的脸前。

    礼子眉头狠拧。手里的匕首急速划出。如同一阵风。眨眼间,匕首可落在了林辰脖子上。

    咕咚!林辰咽了口水。苦笑道“你应该对它行军礼的!”

    “仅限第一次!”礼子有一种挥刀把这个家伙头割下来的冲动。那是军令。他竟然当儿戏玩弄!

    “”

    林辰像是一个被守护的鸡仔!被两人一前一后保护着离开了审问间。一路上。林辰不断摸索着手里的令牌。时不时向着身后的礼子脸前晃荡一下。礼子差点没忍住当场把这个家伙痛打一顿!

    从国安局大厦走出来的时候。广场上,岸杨子端坐在轮椅上,被一群人守护着。她的身边,安培雅子和冈寸杏子伫立。

    “岸杨子奶奶!雅子!”林辰笑着走了过去打招呼。

    “没事吧?”岸杨子望了一眼走到跟前的林辰,关心了一句。

    “没事!”林辰摆手说道。心里暗暗庆幸,他赌对了。这个老太太会来救自己的。顿了顿,林辰郑重了脸色,皱眉说道“那个人不是我打死的!我是被栽赃的!”

    “呵呵!”岸杨子轻笑了一声。直接摆手说道“我知道!有人把路走到这一步,我干脆直接把路走绝!我提前兑现我的承诺!帮你保下风!”

    林辰满脸动容。

    岸杨子挥手道“我让青木陪你去把风释放了!”

    青木微微点头领命后。朝着高空盘旋的直升机一招手。一架直升机旋即稳固在青木头顶。一根细钢丝抛落而下。青木一把抓住了钢丝。双脚离地。

    见状。林辰顺着眼前的细钢丝仰头望了望。然后看着青木干笑道“我上不去!”

    “走!”青木一挥手,像是抓麻袋一样,揪住了林辰的衣领。然后钢丝向上移行。然后林辰欲哭无泪一脸挣扎乱叫!“抓紧点!你可抓紧点啊!”

    青木和林辰乘坐的直升机离开不久《杨子静坐了一会儿,冷笑道“回安培府。好戏上演在明天。今天他们应该没空搭理我们吧?”

    安培雅子望了一眼轮椅上的岸杨子奶奶。眼眸闪出了复杂的瞳光。

    “他出来了!可是,奶奶要拿什么破局?怎么收尾?”
感谢您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