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咱们熟人-透视神医 ag平台玩法|优惠,网赌ag太假|官方,www.ag800.app|平台

透视神医

第三百七十五章咱们熟人

林天净2017-11-25 23:19:54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的日光不禁然就暗淡了下去。像是预示到了什么。虚空,三架直升机像是三头锐利的黑鹰,气势威猛。划过高空云彩。空乘距离,神社路安培府到东京国安局仅是十多分钟的航程!

    空机翱翔。如展翅雄鹰回旋。十多分钟后,东京国安局的领空,三架直升机驻空。然后机舱开启。其中两架直升机上,天兵降落。机舱口一道道坚固身影,垂直落体。一人接着一人。他们统一的装扮,都是简短的军绿背心,劲装裤子,长筒军靴。身上挂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有手枪。有狙击。有匕首。有长刀.

    他们训练有素,即将落地的时候皆是扬着手臂,用手紧握着直升机垂直抛下的那根细钢丝。然后速度归零,稳稳落地。国安局前广场上,片刻就是一群刚猛的身子注定。他们像是浴血奋战的猛士。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弥散着果断的杀伐之气。

    最后一架直升机上,青木率先落下。然后机舱门口,两名战士维护着一辆轮椅。将岸杨子,安培雅子,以及冈寸杏子纷纷安稳送到地面。这片人马从天而降。

    国安局的广场今日下午格外冷清。岸杨子闭目凝神端坐在轮椅上。身后安培雅子轻轻推着。身旁,青木洒脱的身姿寸步不离。一脸钢铁生猛的警示着眼前的一切。冈寸杏子尾随安培雅子身后。今日这是恐怕要酝酿成为一场恶战!

    首脑人物在前,身后的浴血奋战猛士旋即直插双翼。列队成一排。将首脑人物围在了中央。

    “走!”岸杨子猛地睁眼,挥手喊道。

    安培雅子旋即轻推着岸杨子的轮椅向着国安大楼前进。青木守护,猛士追随。广场阵阵风声呼啸。势不可挡。

    “轰轰!”

    “砰砰!”

    片刻。国安总部大厦的四周,如同泛滥洪水一般的人马从各个角落狂涌了出来。他们像是早有埋伏一样,迅速在国安大厦的入口汇聚成了一道道的人墙。最前排的国安人员,手持盾牌,长枪。蹲姿!然后一排排人马向后蔓延。都是脸色冷峻,手持长枪。阴寒的枪管穿插在每一位国安人员之间,像是堡垒城墙上露出了密密麻麻的枪眼!

    人墙堡垒!

    看见这个场面。岸杨子直接摆了手。安培雅子会意驻停。追随之人随之立定。片刻,一位中年人摸样的黑服男人从人墙堡垒之中走了出来。他表情严肃,脸色生硬。双眼深深的埋藏在他的眼裂之中,给人一种干尸的阴寒之感。

    干尸男一脸无畏的扫过跟前的一群人。然后凌厉的眼神落在了中间的老太太身上。笑容有点讥讽“岸杨子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他在试探这位痴呆的老人,一个老杂毛睡下去了几个月,接受治疗半个月?她就可以站起来了?难不成那个扣押的医生真的那么神?

    “呵呵!”岸杨子张扬的笑声有些怒意。回应道“狗说的话,我这个老太婆还真是听不懂!”

    麻生藤井为岸杨子的清醒感到震惊的同时,眼底怒光涌动。指着岸杨子讥笑道“老杂毛!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内阁成员?你以为我见你还得保持尊敬?你以为你骂我,我就不敢骂你吗?”

    麻生藤井咧嘴一笑,痛骂道“死东西,贱东西!还是带着你的老骨头滚回你的木屋修养吧!这样,或许你还可以多活些年头!不然,指不定你今天死在了国安局也不是不可能!”

    “砰!”麻生藤井刚刚语落。忽然就响起了一道猝不及防的枪响声。瞬间场面就被震颤了!麻生藤井身后的人墙惶恐的寻找着开枪目标。瞬间,人墙大片的枪眼便是瞄准了岸杨子身边青黑肤色的魁拔人影。青木。

    麻生藤井心神狠狠戳动了一下。剧烈的喘着气。脸上的狂傲笑容消失的一干二净,身子这会儿都变得生硬无比。他的脸颊之上,火辣辣的一道擦伤,鲜红的血迹渗出,顺着他的脸庞缓缓流下!

    那是子弹擦过留下的伤口。如果刚才稍有偏差,他的命大概就完了!

    “青木.”麻生藤井缓过神,立即怒瞪青木,咬牙愤喝。

    青木直接摆手,冷淡但是充斥着霸道的声音喝出“自断双臂!道歉!我今天饶你不死!”场面沉寂。青木威风淋漓的声音让人闻之胆破!神奈军神发话了!

    “你们别太欺负人!”麻生藤井望了一眼岸杨子身边的青黑汉子,眼神隐隐有些惊惧。愤然吼道。“这里是国安局!你们敢擅闯,我们有权击杀你们!”

    “哈哈!”青木不笑则已,笑则豪情万丈,霸气冲天。迎风指着麻生藤井,声音低沉道“我敢杀你!你不敢杀我!信还是不信?”

    “”麻生藤井一脸暗恨。这个神奈军军神,他还真的没有那个胆量杀!确切的说,在场的首脑人物他都不敢杀!

    麻生藤井狠笑了几声。旋即也很有骨气的应声“你敢杀我!你就等着上军事法庭!”

    “我敢杀你!”青木一伸手,指着麻生藤井霸道的说道。“但是,军事法庭奈我何?”

    “你.”麻生藤井被青木的那股嚣张劲头憋得说不出来话!

    “自断双臂!道歉!”青木大声喊道。威猛如山崩!

    麻生藤井脸色一紧,几乎欲要气绝。这是什么!这是**裸的威慑!暗愤了半晌,麻生藤井咬牙闷声道“我如果说不呢?”

    “我再说最后一遍!自断双臂!道歉!”青木霸气冲天。

    “不可能!”

    “我帮你断!”青木大声喊道。

    “砰砰!”青木语落之刻。便是枪响之时。不过枪声是从青木身后爆射出去的。

    “啊!”凄惨的叫声毫无疑问的响起。麻生藤井双臂低垂。血流不止,低头痛吼。一脸狰狞,满脸冷汗。

    “还差一句道歉!”青木指着麻生藤井,厉喝。

    青木威严的声音回荡。但是,麻生藤井一个劲苦吟。没有任何回应。一秒。两秒。三秒!

    青木再次张嘴。“断他双腿!”

    瞬间,麻生藤井仰头,惊慌喊道“对不起!”

    青木没有任何感情的轻喃。“晚了!”

    “砰砰!”两道紧挨着的枪响声。“啊啊!”国安广场之上又响起了一股撕裂的惨叫声。麻生藤井的双腿像是泵血的泉眼,滚烫的血流溅出。

    “噗通!”麻生藤井双腿支撑不住身子,他直接蜷缩倒地。像是真的干尸一般,行尸走肉的将那张脸狠狠磕在了坚固的地面上。哀嚎不止!

    岸杨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紧闭了双眼。一脸老态入定。安培雅子从小跟在岸杨子身边,这种血淋的场面见多了。冈寸杏子暗暗咽了口喉咙,心颤。这是神奈军神的威严!

    日光下,鲜血染红广场。哀嚎声之中,青木那如同生死簿一般的手臂再次扬起,指着麻生藤井身后的人墙堡垒。气震山河。“阻我者!死!”

    吼声震空。那堡垒一般的人墙听之寒颤。畏惧的纷纷狂抖着身体。枪械颤动,脚步凌乱,暗暗抽气心惊。坚固的人墙一瞬间竟然是有着一股崩溃的架势。

    青木厚重的脚步声踏出。缓步向前。在人墙前倾倒的麻生藤井,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和狂劲,喊叫了一声。“上前者,杀之!”

    接到命令,人墙齐刷刷的枪口可朝着青木的孤单身影瞄了上去。

    “谁敢!”青木狂吼。扬手如同掌握人的生命一般。

    人墙众人面面相觑,却是没人敢开枪!神奈军神,青木之名,如雷贯耳。众人都被他的霸道给震慑住了。

    青木一步步向前,每一步仿佛都在原地留下了一枚深厚的脚印。那点人生死的手,猛然降落,指着人墙第一排的人影,“让开!”

    众人惊颤,但是还没有来得及移动。青木挥手吼道“杀!”

    “砰砰砰!”

    一秒钟。人墙第一排抱着盾牌的人影纷纷爆头倒地!反观岸杨子身后的猛士。重狙射无须发!

    “让开!”青木扬手顺势指着第二排的国安人员!霸气淋漓。

    轰轰轰!人影散了!

    紧接着溃散潮流势不可挡。如同溃烂的大坝。轰然崩塌!原本坚固的堡垒,如今俨然如履平地!

    青木威风淋漓走到了麻生藤井身边。那如同一块生铁的拳头,轰然向着他的头颅砸去。不知道是骨碎声还是地面的震裂声,交织在了一起!麻生藤井直接昏晕。脸面惨不忍睹!

    “没人能够羞辱她!”青木缓缓扬身,低呼。

    林辰仰头惨叫了一声。但是,叫后发现不对劲。自己为什么要惨叫?身上一点也不疼啊!林辰猛地怔神睁眼。发现石田已经是睡躺在了血泊之中。脑袋上有个血窟窿。

    这会儿。林辰的余光之中才闪入一道迷彩服的女人身影。林辰立即扭头望去。眸子一缩,大喜。激动的套近乎,喊道“我认识你!我认识你!在湖心木屋见过!熟人!咱们熟人啊”

    迷彩女人丝毫不给林辰面子。排斥了林辰一眼,冰冷的回应了一句“我不认识你!”

    “”林辰很受伤的瞥眼,皱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