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他还是不懂-透视神医 ag平台玩法|优惠,网赌ag太假|官方,www.ag800.app|平台

透视神医

第三百二十二章他还是不懂

林天净2017-11-25 23:18:33Ctrl+D 收藏本站

    诱惑人家!知不知道人家最受不了的就是诱惑!

    话说当一个女人把自己的身体当工具的时候。她就没了女人的那份羞涩和矫情。即便是身体上仅是挂着一层单薄半透明的和服内衣轻纱。眼前这个女人的神态仍然是坦然与淡定。

    反插门的这个动作,林辰现在练习的非常娴熟。转过身,林辰盯着安培雅子愣了一会儿。她还在轻盈的淡笑。优美的身姿如黑夜女魂一样安详的立在木板上。她的皮肤在黑纱的映衬下格外纯白。精细的身段,不是丰满,也不是细挑。是一种艺术的精美!

    娇乳在黑纱下影影绰绰。不是爆破型,也不是卫芊芊那样的小面包。它很挺拔,对!即便我不大,但是我傲挺!这是安培雅子乳。房的心声!

    女人的羞涩是一种怜人的美感。女人的开放是一种豪放的美感。但是如果一个女人对她的身体没有任何感觉的话。林辰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感觉。心想,谁个取了这个女人在床上一定没什么感觉吧?

    “医药箱在那个柜子里面!”安培雅子指了指一边的古木柜子,开口说道。“需要我配合你做些什么?”

    林辰楞过神。就朝着安培雅子所指的方向走了过去。嘀咕道“躺下就可以了!”当林辰把医药箱取出来扭僧后。在洁净的木板上〔培雅子平躺了身子。身体线条勾勒。起伏有致。多一份臃肿,少一分消瘦。

    “麻烦你了。我的要求有点突兀!”发髻被安培雅子疏散了开了。看见林辰走过来〔培雅子微微偏头歉意的说道。

    “不碍事!医生治病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林辰又咽了口吐沫。忍着不去看安培雅子半遮半掩的精巧酥胸!然后放下医药箱,半跪了下去。

    耳红面赤。林辰感觉浑身热燥!安培雅子从容的目光扫过林辰的脸庞。淡然浅笑。“你很紧张!”

    林辰盯着安培雅子皱起了眉头。自己可从来没有把身体看做工具什么的。自己是男人,活塞运动还是非常有力的。怎么能不紧张?

    “其实,你也可以很紧张的!”林辰撇嘴说道。伸手翻开了医药箱。准备酒精和消毒棉签!

    “呵呵!”安培雅子笑容虽然柔和,但是每一次的意味都不尽相同。“从懂事开始,你就没有被当成女人来看,那种紧张早就没有了!或许每天晚上泡温泉的时候,我才恍然,我其实是一个女人!”

    “你有没有想过摆脱这种生活?”林辰随意撇嘴说道。一边擦拭着从风衣之中取出的细针刀‰晌,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林辰向着安培雅子的望去,怔神笑道“干嘛盯着我?”

    安培雅子美眸惊异一闪而过。望着头顶的木板。苦笑。“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

    “你现在可以想想啊!”林辰捏住了针刀。丢了一句。

    安培雅子浅笑悬挂的嘴角,意蕴的弯弧勾起。“跟你说话!我感觉我好像有点女人的感觉了!”

    听言。林辰手一哆嗦。针刀差点掉落。这女人话说七分透。可是那三分会给人留下无限遐想的!比如,跟你在一起我才有女人的感觉?林辰觉得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

    撇了一眼林辰〔培雅子轻笑。不知道笑容之中蕴含着什么意蕴。林辰读不懂也看不透。反正感觉,这女人就是高深莫测!

    “我要开始扎针了!还有什么话要说没?扎针过程我喜欢安静!”林辰忠告了一句。不要这女人一会儿又说出什么令人无限遐想的话来。

    “有时间帮太一也治疗一下这个病吧?”安培雅子恳求的说道。

    “好吧!”林辰笑着应声。这个家伙也就是傻一点。林辰对他没什么反感!“这算是还你那份人情了吧?”

    安培雅子笑了笑。美妙的眼眸紧闭了起来。

    “你需要把和服内衣给解开!”林辰低头。目光一扫。开口说道。

    “你解吧!”安培雅子轻喃嘴角。

    林辰神色一震。喜光闪动。不知道问她。我想摸摸你会是什么反应?应该是摸吧!反正我没感觉!

    于是。林辰眼底火热挑动。伸手将安培雅子蛮腰上的红带给扯了开来。咕咚!林辰当即就咽了一口吐沫。光洁如水晶的肌。肤。峰峦起伏有致。之间的浅沟,别样的狭窄!黑色小内裤紧贴在柔细的腰肢上。简短。性感!

    林辰盯了一会儿安培雅子的黑色小内裤。探头说道“我建议你重新准备一片卫生巾!”

    “为什么?”安培雅子低声道。

    “这治疗过程会排尿的!”林辰不自然的说道。

    “它很吸水的!”

    “”好吧!这个我不是太懂!

    林辰定了心神后。平稳呼吸。眸子一拧。朝着安培雅子黑色小内裤的上缘便进针扎了过去。这一刻。林辰更真切的感受到,气功就是药刀微创思想一直寻找的灵魂!它真正意义上实现了药刀的微创!

    首先是膀胱压力感受器。林辰针刀逶迤而进。体内气流旋即抽动∪起疏通血路。刺激膀胱压力感受器要简单的多!现在就是先激活这个感受器的灵敏性!然后试着修复控制膀胱压力感受器的神经。

    在林辰针刀气流刚触碰安培雅子体内的膀胱压力感受器时,裸娇躯就出现了轻微的凌乱起伏‰晌,林辰抽针!喘了几口气。

    片刻再次进针。运气!

    再次进针。运气!

    再次进针。运气。哗啦!细微声终于从黑丝小内裤里面传了出来!林辰拔针,松了口气。知道她尿了!

    如小溪流水‰晌,林辰低头看了一眼黑丝小内裤。发现里面真的很吸水。这才擦拭了几下针刀准备神经修复!

    林辰低头一看。就感觉那两颗挺乳在向自己的眼球招手。深深吸了几口气。林辰勉强定神。精美肚脐。一针。运气。林辰心情澎湃!十多分钟!

    小腹。三针。运气。林辰狂咽吐沫‰个小时!

    **,各自一针。运气。林辰虚汗淋漓。喉咙发干!一个小时!

    乳。沟!一针。运气。一个半小时!拔针。林辰身子猛然一虚。双腿酸麻。不停使唤。于是。林辰眼神幸福一闪而过。一鼻子栽到那条浅沟之间,喘着粗气。旋即嘟嘟囔囔的脱虚声,从浅沟的缝隙之中发出。“我不是故意的!”

    温和的体香淡淡如鼻。柔软的感觉妙不可言!林辰享受了一会儿才发现情况不对啊!这女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挤压的林辰难以吞咽。林辰狠狠咽了几口吐沫。嘘声道“能扶我起来吗?我身体一点劲都没有?”

    身体这种虚弱没有丁点力气的状态林辰也是第一次碰到!难怪!今晚给岸杨子运气疏通血路几个小时。现在又给安培雅子修复那根神经几个小时!林辰以为只要能抽动出来气流就可以运气。却不知道,给安培雅子运气修复神经的时候。已经在透支身体!

    只不过林辰运气过程心神一直没有松弛。所以坚持了这么久!最后拔针喘气的时候,身体的虚态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安培雅子没有动。即便是一个男人那么暧昧的栽到她的乳沟之中,她仅是眼眸微微精光闪烁。然后仍然保持那份淡定与从容。

    半晌,还不见动静。林辰慌了。这女人趁机狂占自己便宜?

    “你觉不觉的你这样是对一个女人的不尊重!”安培雅子出声了。声音安静平淡!

    “觉得!但是我不是故意的!”林辰双眼乒的看着这道乳。沟。想移动身子,但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旋即哭求道“你帮我一把!把我拉起来!”

    安培雅子没理会林辰。轻叹。“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一点什么?”

    “额?”林辰愣了。旋即心里大叫了起来。女人都是诬赖!过了一会儿,林辰苦吟。“你想让我补偿你什么?”

    “别说话。爬在那五分钟!”安培雅子轻喃。

    林辰更愣了。“这这就是补偿?”怎么感觉这是中奖?

    “我好像找住了一种感觉!”

    “”人家补偿你就是!

    林辰和安培雅子从内阁走出来已经是夜深!庭院之中。太一坐在木阶上。看见林辰和姐姐后。抽出长刀又阻拦了过去。两只小眼睛满是幽怨。

    “是男人就跟我决斗!”安培太一望着林辰挑战道。

    “太一!”安培雅子旋即冷训道。

    在姐姐冷眼瞳光注视下〔培太一片刻就妥协的放下了长刀,啜泣了起来。眼圈片刻就拧出水了。

    林辰很同情的看了一眼这个心爱女孩被别人抢走的男孩!不对,是心爱女孩主动投入别人怀抱的男孩。无奈一笑,走了过去。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很喜欢鸠山菊对不对?”

    “是!”安培太一委屈的咬着牙。两行泪水滑下!

    “你跟我决斗就算赢了,鸠山菊会喜欢你吗?”林辰很认真的问道。

    安培太一垂头哭的更厉害了!鸠山菊不喜欢他是事实!

    “你知道鸠山菊为什么不喜欢你吗?”林辰皱了眉头,决定开导开导这个家伙。

    太一茫然的扬起了头。

    “你怯弱!”林辰旋即冷了脸色,喝斥道。“确切的说你很弱!女人都不喜欢弱者!”林辰丝毫不给安培太一留情面!

    半晌,安培太一无助的眼神投了过来。哭泣道“我该怎么办?”

    “把她抢回去!要男人一点!你懂不懂?”

    林辰很昂扬的说道。

    听言〔培太一傻愣了。林辰看了他一眼,算了。他不懂!

    林辰和安培雅子走开〔培太一忽然眸子一拧,指着林辰喊道“林辰,我会把鸠山菊抢回来的!”

    林辰没有回头。笑了笑。觉得他似乎是懂了!

    “你要是敢动鸠山菊!我切你jj!”太一很爷们的说道。

    林辰忽然转身。怒了。

    “哇!”太一旋即吓得哭起来了。

    林辰神色一舒。转身离开。算了!他还是不懂!

    ,-,您的最佳选择!
感谢您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