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女人都好讨厌!-透视神医 ag平台玩法|优惠,网赌ag太假|官方,www.ag800.app|平台

透视神医

第三百二十一章女人都好讨厌!

林天净2017-11-25 23:18:32Ctrl+D 收藏本站

    烟笼寒水。月光惨淡。

    林辰和安培雅子离开了湖心木屋,涉足到了内阁正堂。烛光映照,朦胧凄美〔培雅子浅绿色的和服身影精巧玲珑。和服裙缘轻抚木板。给人一种娇贵公主的意象!在内阁走了几步〔培雅子扭过了身子,娇躯精致,像是一尊和服艺术品。

    发髻精巧的束缚。尖尖脸蛋。小眼迷人。像是夜幕倾捶下的女魂!她的美如羞花一般的精巧!

    “留下来喝一杯茶吧?”雅子微微躬身。贤淑的说道。这一刻的安培雅子如同在飞机上相遇那一幕。温柔可人。唯有眼神的光晕仍然是普所迷离,令人看不透也看不懂。她们这种人即便是正常与人交往也给人一种心计的沉重之感!

    “我还是回去吧!”林辰走到安培雅子跟前,笑着应声。

    “有急事吗?”安培雅子盯着林辰问道。

    “没有!”林辰扭头说道。感觉跟前的女人应该还有事情?

    “呵呵!岛国的茶道是一绝。”安培雅子说话始终保持着三分笑意。嘴角的两个酒窝,非常诱人!“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给林先生泡一杯茶呢?”

    林辰微微愣神看了一眼烛光下的安培雅子。这个女人很有意思。话总是说透七分。留下三分让人领悟。若是不细细去品读她的话。估计根本不知道她话语的直白之意。她在刻意挽留。

    “好吧!那就尝尝雅子小姐的手艺!”林辰半晌会意点头。现在才发现,跟这个女人说话都是一件费脑子的事情。

    安培雅子恭维一笑。扬手道“请!”

    内阁二楼。这是一间专用的茶道房间。复古韵雅的木板。一套茶桌端方其上。灰色的坐垫列位周边。墙壁上。苍穹有力的两个大字。茶道。

    “不用刻意尊重岛国的礼仪。如果不适应就随便坐吧!”安培雅子将林辰引进茶道房间,小手很自然滑润的将推拉式的木门紧闭,笑着说道。

    出于尊重。林辰还是选择了别扭的围坐〔培雅子打点好一切。动作很娴熟的折叠和服跪在了林辰对面的木板上。然后从和服之中伸出了两条手臂,煮水,泡茶!

    “我想让你来给奶奶看病是正确的!至少今晚你给我了希望!”安培雅子神色专注的煮水。用勺子轻轻的搅动水面。缓缓仰头望着林辰问道“看过之后。你能告诉我奶奶病情的具体情况吗?”

    林辰撇了一眼热气腾升的茶水。点头说道“这是阿尔茨海默病。血管性疾病所致的老年痴呆!治病的关键在于疏通一些补给脑域的血管!只要血路通了,这餐好了八分!剩下两分需要静养!我刚开的药剂要按时服用!”

    安培雅子眸光微微异光闪动,抿嘴问道“现在治病的把握有几成?”

    “五成!”林辰苦笑道。病情正如他保守估计的那样。他的气功修炼还不到家。颈部的微循环血管尚且不能疏通。更不用说靠近大脑的那些精细血管!

    安培雅子放下勺子。叹声。“看来情况不是很乐观!”

    “给我点时间。一个星期左右之后。我想应该会有不小起色的!”林辰皱眉说道。

    “你觉得岸杨子奶奶最快什么时候可以清醒过来?”安培雅子滑动着小手,将煮好的茶水倒进了一只古典茶壶里面。

    茶道有安神精心之效。看着安培雅子煮水沏茶。林辰觉得心神非巢宁。考虑事情都不禁然的详细审度。“我只能说我尽最大努力让她尽快清醒。具体时间说不准!疾病是发展演变的,人体反应又是多方向的。所以,治病的过程永远都是未知!”

    “下一次治疗是什么时间?我过去接你!”

    安培雅子将有着清香之味的茶叶放在了两个古韵茶杯之中。一边做事,一边询问。像是谈心交流。

    林辰目光一直注视着安培雅子的细手,如同在欣赏一种独到的技艺。

    “三天后吧!我开设的药剂服用一个疗程之后,然后配合我的药刀效果更好一点!再者,治疗这种餐像是修炼,一张一弛是正道!人体需要一个反应过程!”

    “这几天我派一批人暗中保护你!”安培雅子扬手轻盈。挥洒沸水。动作优雅。姿态欣美。

    林辰看的有些入神。这个女人本就像艺术品。她来演绎茶道这种技艺。韵味更加丰腴。转眼。一杯浓香茶水沏满。愣了愣神。林辰仰头盯着雅子那光泽脸蛋。谨慎问道“会有人来取我的命?”

    安培雅子眼神通明。浅笑着嘴角。将沏好的茶水划着桌面推了过去。说道“不排除这种可能!当然。我认为这是最低劣的手段!”

    林辰端起茶杯。细细打量。淡青色茶水。青烟飘然。扑面而来。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对手在没有施展出来手段之前。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会设法阻止你来治病!方法也很多!你现在来这里,别有用心的人已经在思考对策!或许明天就有人去找你也说不定!”安培雅子眼神灼灼。如深渊。

    林辰吹拂了几下茶水。抿了一口。虽然是沸水。但是此刻的水温,入口温和。茶水饮下。感觉一股明了之感席卷全身。难怪许多人喜欢用岛国的茶道来陶冶情操。这种感觉,却是令人心旷神怡!

    “顺其自然吧!我一直按照我的心意来做事!”林辰又抿了一口水。

    “你的心意?”安培雅子诡异一笑。“我知道关于你的一切资料!你有一份异于常人的医学境界!见死不救你做不到!”

    林辰怔神瞟了一眼安培雅子。看见她那睿智的眼神,林辰就感觉她似乎掌握了自己的思想一样。

    “用华夏的语言说。你也不是圣人!所以。让你冒着有可能将命搭进去的危险来治病,你希望有足够的利益值得你去这么做!”

    林辰干干一笑。这女人那双眼神绝对不是摆设。

    “而显然〔培家族给出的条件让你觉得这病值得你出手!”

    林辰埋头喝茶。这女人能看透人心。

    “还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安培雅子精致眉头古怪的拧动了几下。说道。

    “什么?”林辰疑惑仰头。

    安培雅子微微偏开了与林辰正视的目光。淡淡的少女柔情浮现在两腮之上。“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得了什么病吗?”

    林辰双手抬着茶杯往嘴里抿水。说起来。林辰还真的没有去透视过眼前这个女人。于是,林辰好奇的眼瞳眯了起来。

    “呛!”

    当即。林辰刚入喉的茶水就喷了出来。擦着嘴角的水痕。惊讶说道“尿床症?”

    安培雅子苦笑了一声。坦然的望着林辰。“我以为你在飞机上的时候就发现了!”

    林辰搔头笑道“那个时候只发现你弟弟太一得了尿床症!”忽然林辰扬起了头,盯着安培雅子皱眉奇怪的说道“你们家族很多人都得了尿床症?”

    “家族遗传病!”安培雅子无奈坦然。

    林辰瞳光惊异闪过〉叹。“果然!”

    “这是安培家族第三代人的隐疾!”安培雅子端起茶壶又给林辰沏了一杯茶水!“这种病能治疗吧?”

    林辰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偷偷的瞄了一眼安培雅子的小身段!点头说道“能!”

    “现在可以吗?”安培雅子很淡定的问道。

    “可以是可以!”林辰小心肝乱跳了起来。“但是”

    “但是什么?”安培雅子一脸从容。

    “但是你确定要接受治疗?”林辰茶杯放在嘴边,已经没心情喝茶了。

    “呵呵!”安培雅子掩嘴而笑。“需要我怎么做?”

    “这”林辰难以启齿。“我还是说说这种病如何治疗吧?”

    安培雅子饶有兴致的聆听。

    “尿床症是因为控制膀胱压力感受器的神经系统发育不完善所致!所以,要治疗这种病,需要重新激活膀胱压力感受器。并且完成神经系统的修复!首先需要患者暴露膀胱的体表区域。接着是暴露控制膀胱压力感受器的神经区域。而这根神经流经人体胸前去!所以”林辰不自主的咽了口吐沫。“病人基本需要赤,裸!”

    “就这么简单?”安培雅子似笑非笑的盯着林辰。

    林辰瞪大了眼睛。干笑道“我觉得对你来说一点都不简单!”

    安培雅子端庄而坐。缓缓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林辰,嘴角三分浅笑迷人优雅。然后拧了拧眉头。说道“你知道我将我的身体看做什么吗?”

    说着,安培雅子轻扬起手臂。像是百花丛中摇曳而过的青风。

    林辰抬着小眼睛。抿茶。摇头。

    安培雅子苦涩轻叹。“工具!自出生那一刻开始,她就是一种工具!政治上的工具!所以”

    安培雅子轻扯腰带√绿的和服如青草丛。铺展开来。春色昂扬浮现。林辰眼睛不听使唤的瞪大。目光直直的盯去〔培雅子的精巧身子退去和服之后。单薄如纱的黑色和服内衣贴在她那瘦弱的身板上。

    两腿光泽。黑纱短裙如丝飘绕。里面精美的小内裤朦朦胧胧。上身是匹配短裙的一件黑纱单薄衣衫。这种薄纱基本上是半透明。里面如蝉的两颗丰乳在她的精巧身板上竟然挤出了一弯醉人的浅沟!在她的腰肢上,还束缚着一条红带。

    脱去了和服〔培雅子撇了一眼呆愣的林辰。脸蛋暗红,大方从容的说道“我都不在意,你很在意吗?”

    林辰挑了一下眉头。人家都不在意你还犹豫什么?这是看病!

    “我的胸比那个小护士的强很多吧?”安培雅子浅笑打趣了一句。

    林辰脸色一沉,站起来扭身就去插门了!“女人都好讨厌!”

    ,-,您的最佳选择!
感谢您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