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没本事你还瞎冲-透视神医 ag平台玩法|优惠,网赌ag太假|官方,www.ag800.app|平台

透视神医

第三百一十六章 没本事你还瞎冲

林天净2017-11-25 23:18:24Ctrl+D 收藏本站

    鸠山菊一脸少女羞涩的拉了拉裹臀裙缘。瓜子的脸蛋弥漫起来两团羞红!给那张芭比娇容上增添了几分动人的情愫。

    经安培太一这么一闹。众人欣赏到了一副充满童趣的男女羞涩之景。林辰将心神收回。目光又落在鸠山菊小脚上的时候〔培太一摸了摸头。对着林辰多嘴道“你可要小心点!”

    林辰也火了。扭头就冲着安培太一吼道“你闭嘴!”心想。你废话怎么那么多!

    “啊!”安培太一抱着头又被吓得后退了几步。双手捂嘴!

    林辰拇指和中指捏着针管。这种古怪的手法立即便吸引了众人的瞩目。微微拧了眸子。林辰急速挥动针管漫下。精准的扎在了鸠山菊小脚的仙白袜子上。然后手腕几个灵活的抖动。就好像是在引导针头穿梭在皮肤之中。

    鸠山菊害怕的立即咬着单薄的嘴唇闭眼‰晌。没有疼痛的感觉,这才惊奇的睁开了大眼睛。惊呼道“哇!真的不疼!”

    这会儿站在木阶上的雅子三人。眼神皆是异光神采闪过。

    林辰十指缓缓波动针管活塞。于是,细致针管里面便是血柱上升。几秒钟。林辰一怔神∥出针管。手臂一个轮回转动。再次扎针。这次的位置与刚才的有几厘米的距离。血柱再次上升∥针。进针。又是一段血柱上升。

    反复六次左右。林辰才彻底抽出针管。丢在了医药箱的托物盘上。然后反手一挥。很潇洒的又从风衣之中抽出了一根六寸针刀!在酒精瓶子里面浸泡数秒。擦干之后,便狠狠向着鸠山菊脚背紫青部位刺射。

    若是没有研习天行健气功之前。药刀针注仅是可以将淤血抽出。证崴脚减轻痛觉,缓慢行走还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有气功辅助疏通。药刀的功效则是,基本上可以令这次崴脚的伤痊愈。

    气功不仅是药刀的补缺。更是药刀的强化。林辰心里一直这么认为。王先忠传授的气功三境界。静心。怒心。神心。如今林辰仅是勉强掌握了前两种境界。至于第三种境界?或许等自己的气功修炼到一定程度后才能感悟出来。

    静心。有气之愈合之效。怒心。有气之消融之效。愈合修补。消融疏通。一补一消!补消相间。此乃疾病之根本!

    针刀而入。林辰就凝神运气。疏通血管。愈合破损组织。几分钟。林辰额头上就渗出了一层虚汗。抽动气功运气。需要集中全部的心神。而且需要身体内气血急速交换循环。此刻的林辰就如同在一条无止境的马路上狂奔!耗费心神是必然!

    数分钟运气。林辰才抽刀而出。狠狠的吐了口气。放下了鸠山菊的小美足。“活动一下吧!应该没问题了!”

    “真的?”鸠山菊有点难以置信。

    林辰笑着点了点头。着手处理自己的药刀器械。而众人的好奇目光就落在了鸠山菊的身上。鸠山菊一根细腿搭在另一根细腿上。先用涂抹着粉色的美甲试探性的轻轻揉了揉脚。没有感觉疼痛后,鸠山菊大喜。光着脚丫就站了起来。走了两步,鸠山菊狂喜。兴奋的娇声喊道“好了!完全好了!”

    林辰收拾完药刀器械,轻轻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就站了起来。鸠山菊立刻投来了崇拜的目光。咬嘴嬉笑。“大哥哥。你真是神医!”

    “小问题!”林辰随意摆手。

    鸠山菊浅蓝色棒球帽下的一对大眼睛异光神采的望着林辰。惊声。“可是以前我崴脚,一个星期都走不成路!”

    林辰臭屁的扬了扬嘴角。“那是你没有遇上我!”

    木阶上雅子三人的目光更加的意蕴缭绕。治病是小问题。但是它的背后却是大问题!安培雅子拖着绿色的花纹和服。一脸期待的转身向着内阁走去。“大家请吧!”

    麻生杀和小泉卫心有灵犀的对视了一眼。一个咧嘴大笑。一个满脸冷霜。如此,两人眼神已经是完成了一个交流。旋即跟着安培雅子迈进内阁!

    林辰耸肩离开后。太一摸着头走到了鸠山菊身边。讨好笑道“鸠山菊你脚刚刚好,我还是扶着你进去吧!”

    鸠山菊将柔和的目光从林辰的背影上移开。落在了太一的身上,于此同时,鸠山菊眼神就怒怨了起来。冲着太一喊道“走开!”

    “啊!”太一抱着脑袋失落的落荒而逃。

    众人走后不久。鸠山菊坐在木阶上,满脸春光的穿着那双恐怖的拖鞋式高跟。偶尔还发出咯咯的傻笑声。自言自语。“便当与命运的邂逅!咯咯!”

    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鸠山菊傻坐了片刻。旋即从裙衣之上摸出了一个化妆品一样的盒子。打开之后竟然是一个非主流的手机。鸠山菊笑嘻嘻的拨通了号码。一会儿。那边就响起了一个很具威严味道的女性声音。

    “姐姐!鸠山菊咯咯傻笑!”

    “事情回来再说!”女人话语简短犀利!

    “讨厌!人家给你说悄悄话呢!”

    “我很忙!没空听你的悄悄话!”女人感觉很无聊,不耐烦的说道。

    “就一分钟好不好?”鸠山菊哀求。

    “说你的废话!”女人冷漠说道。

    “咯咯!姐姐我遇到我的便当了!我的命运出现邂逅了!”

    那边沉默了片刻。女人才有点同情味道的说道“那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男人是谁?竟然被你看上了!”

    “我很讨厌你姐姐!”鸠山菊幸福的叫骂!旋即咯咯偷笑挂了电话。

    又傻愣了一会儿。鸠山菊又拨通了一组号码。这回是个温柔的女性声音。

    “妈妈!咯咯!”

    “中午回来吃饭吗?菊?”女人贤淑的问道。

    “嗯!妈妈你给我准备便当的材料!我要亲自做便当!”鸠山菊说这话的时候两个脸蛋出现了红晕。

    那边也出现了一会儿沉默。试问道“菊,你又想毒害谁个?”

    “我也很讨厌你妈妈!”于是鸠山菊撅嘴又挂了电话。然后美滋滋的踩着高跟追赶了进去。

    林辰不知道的是,他已经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男人。

    安培府邸内阁。林辰尊重人家的习俗。脱鞋进屋。精美木板铺就的客厅。众人刚涉足°走来一批和服女人和男人。女人浓妆淡抹与雅子比起来倒是有点残花败柳的味道。男人异光霍霍,表情不十分友善。

    大家族有大家族的强势。同样。大家族也有大家族的矛盾。争权夺势,挤兑排斥是大家族内部永恒不变的主题〔培雅子因为姿色与能力的出众,在安培家族第三代之中颇有地位。也颇受长辈照顾与宠爱!

    换句话说〔培雅子是安培家族第三代中最有权势的一人。位尊而受嫉。有才而受挤!所以。很自然的〔培雅子沦为了安培家族第三代遭众人挤兑和排斥的对象!政治家族的耳闻和嗅觉。根本毋庸置疑〔培雅子今日所来何事早已经被家族第三代的子弟打探的清清楚楚!

    庸者总是过分自信的去挑战智者的威严。一个个落败之后,他们才明白智者的能力。于是,庸者发现,联合起来,他们才能对抗智者。客厅大批涌进来的和服男女。都是安培家族的第三代子弟。有安培健儿,安培美月〔培羲〔培彩香〔培光〔培梨子。

    “雅子妹妹这几天频繁来看岸杨子奶奶。倒是将我们衬托的有些不孝了!”安培美月走到客厅冷笑道。语气尖刻。这是一个非常浓妆的女人!

    雅子无奈的撇了出现的一群人。神色不禁然浮现了一层寒意。

    安培太一望着这一群人,两个小脸蛋立即就气得鼓了起来。他讨厌这群人,因为姐姐不在的时候,他们总是欺负他!

    “是啊!雅子妹妹频繁带医生来给奶奶看病。好像我们不是***亲人一样!”

    安培羲附和道。这是个矮个女人。

    “人家这是在炫耀呢!奶奶重病前不是最喜欢雅子妹妹吗?”安培彩香挤兑的说道。这女人和服五光十色。

    “随随便便就领医生来看病。奶奶是千金之躯,哪是一般医生就能给看的!”安培健儿说道。这是个戴眼镜的小男人。

    对于安培家族的内部斗争。麻生杀和小泉卫沉默闪在了一边。他们没资格管!更没那个闲情逸致去跟庸人耍嘴皮子!智者有智者的游戏,庸人有庸人的杂耍!

    安培太一首先就气不过了。跑到众多和服男女跟前。指着手就气愤的说道“你们就是嫉妒姐姐的权力比你们大!一会儿我就让姐姐将你们这个月的零花钱全部扣完!”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胆子变这么大了!”安培美月旋即冷吼道。

    安培太一旋即神色就出现了惊惧!从小到大他都被欺负惯了,所以骨子里他很是忌惮眼前这群人!

    “你屁股又痒了是不是?”安培羲站了出来,像是巫婆一样阴笑道。

    安培太一不禁后退了几步。这个矮个女人总是喜欢打他屁股。

    “你再叫嚣,我半夜找人把你拉出去切你jj!”安培彩香卖弄着风骚和服。荡笑道。

    “啊!姐姐!”太一抱着头就跑了回来。躲到了安培雅子的后面。

    林辰在远处看着他,心想,没本事你还瞎冲到最前面!

    ,-,您的最佳选择!
感谢您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