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慕小琪怀孕了?-透视神医 ag平台玩法|优惠,网赌ag太假|官方,www.ag800.app|平台

透视神医

第二百三十六章慕小琪怀孕了?

林天净2017-11-25 23:16:14Ctrl+D 收藏本站

    小滚滚上的前后搓动,令得林辰忍不淄呻,吟了一声。一股强烈的热流充盈在小滚滚里面。林辰浑身一个激灵。立即就清醒了几分。猛地缩头,挣脱了苏贞那紫润小嘴的吸附。

    苏贞双膝跪在床缘。一脸迷**乱,小嘴的热流急促密切的吞吐了出来。美眸朦胧,满脸汗泽。凌乱的鬓发被汗水沾湿,贴在那光泽的容颜上。弥散着发情的狂野气息。那双纤指细手,一前一后,握着小滚滚。后面的手固定着根部,前面的手快速的抽动。

    小嘴被林辰摆脱之后,苏贞仰着一张渴望的乱情脸蛋,很是放荡的跪在床缘,那双细手,牢牢的抓着小滚滚。嘴角轻微的嗯嗯嗯声,配着一只手的快速的鲁动。像是饥饿的少妇,破求甘霖狂涌。

    林辰的小身板因为小滚滚抽动的缘故。慌神的几个瞬间。身子就有一种瘫软下去的感觉。林辰仰着身子,撅着小滚滚,眼睛瞪大老大。震惊,错愕,彷徨,纠结。一脸复杂的表情在挣脱与享受之间徘徊。

    对于女人一向免疫力就差。对于发情的女人,免疫力几乎是没有。林辰有点不知所措的僵固在了原地。任由小滚滚被发情女人狂乱的搓动。

    一秒,五秒。十秒。林辰瞪着大眼,苏贞眯着迷情小眼。两人相视。苏贞两腮红艳,忽然就低头了。终于,当苏贞那吐沫着紫润色调的水泽小嘴,微微张开一个大口,猛然朝着小滚滚噙去的时候。

    林辰不淡定了,感觉浑身血流沸腾狂涌。当小滚滚的小头之上,沾染一抹水泽的时候,林辰一个激灵挣扎的狂退了一步。嗖!小滚滚摩擦着苏贞的细手,挣脱了出来。又是一道深深的吟声从林辰的嘴里呼出。

    迷蒙之中的苏贞,跪着的娇躯摇摇欲坠,试图想去挽留一点什么的时候。一个倾涌娇躯不稳,迎头可栽了出来。林辰一惊,还来不及提裤子。赶忙就伸手去扶苏贞的肩膀。

    处于催情迷药之中的苏贞,浑身基本上都是软绵绵的。所以,林辰扶住她的香肩时,她的狭长玉颈像是断了筋膜一般,没有任何支撑力量可勾了下去。很不巧的林辰的小滚滚直戳戳的探着头。更不巧的是,苏贞倾捶娇额的时候小嘴裂着一道宽缝。也许老天安排的一样,小滚滚的头,就那么精准的冲到了宽缝之中。

    林辰慌张扶着苏贞。免不了要躬身挺起小滚滚。所以,林辰加了一把力量,直接把小滚滚完全戳到了一潭粘液之中。

    林辰忍不住又发出了一道剧烈的喘息。浑身酥软的颤抖。尤其是屁股激动的抖动着。爽感席卷全身的刹那间。林辰神经狠狠的波动了一下。赶忙是将苏贞的娇躯给推开。

    小滚滚已经被吮吸了!林辰心里苦吟。

    于是,林辰狠劲一推。屁股一扯。生硬的把小滚滚拽了出来。一缕粘液还悬挂在小滚滚的小头之上。一根如同丝线的水痕另一头则是牵连着苏贞的小嘴。

    苏贞被林辰推倒,后仰在床铺之上,欲,火难泄,脸面烧红。迷情意乱之中,又疯狂的摧残起了被罩。林辰撇了一眼**的小滚滚。更加坚挺。搔头苦笑了一声,没有去擦拭小滚滚的粘液,也没来得及去提裤子。一皱眉。旋即伸手将床铺之上催情的苏贞抱了起来。

    然后破门而出。直奔浴室,踹开浴室的门。林辰直接将苏贞放在了浴池里面。淋浴开关一板,冰冷的水幕倾涌而下,喷洒在了苏贞那烧人的身子上。

    一会儿,苏贞盘曲的丝发湿润散开。水流顺着头顶滑下,洗礼了红透的脸蛋。流过了玉颈,沾湿了肩头』罩湿润紧贴在翘起**之上。粉色的绸缎连体裙,被水泽侵润。肉色的丝袜更是跟皮肤黏在了一起。

    妖冶水润。将乱情的女人衬托的更加妩媚怜人。

    林辰看着被水幕冲洗的苏贞总算是冷静了下来。林辰摸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刚靠在浴室的华贵瓷砖墙壁上,屁股头旋即是一股冰凉感传来。这会儿林辰才想起来自己裤子还没有提上去。

    目光划过变得安静的苏贞。林辰打开旁边的水龙头,用冰凉的水洗了脸。一分钟,待小滚滚软下去,林辰又用水捋了捋小滚滚,将它身上的粘液清洗干净,这才提上裤子。

    浴池里面的凉水快溢了出来。苏贞嘴角急促的呼吸声也消弱了。林辰这才关了淋浴,将苏贞从水池里面抱了出来,踩着**的水痕,来到了客厅。

    “这样会感冒的?”林辰将苏贞放在了沙发之上,因为她浑身是水,所以,林辰打算把她擦干然后抱回卧室。

    林辰去浴室找了浴巾和毛巾。然后在客厅沙发之上将苏贞**的衣服一件件扒了下来。小妇人的光洁娇躯给人一种催熟的妩媚。给眼瞳带来的刺激感觉,更加强烈。林辰红着脸,把苏贞的**擦拭了遍。然后浴巾围绕又抱回了卧室。

    林辰离开牧野宫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拦了辆车。林辰直奔学院小区。回到家。林辰乒的换着鞋。慕媳妇披着单鲍巧的睡衣坐在客厅点着跟前的电脑。看见林辰回来,慕媳妇立马起身。关切道“晚上去哪里了?怎么手机打不通?”

    “有点应酬!在外面吃饭!”林辰笑道。掏出手机一看。没电了。

    “我去给你倒杯水!”慕媳妇看着林辰一脸口干舌燥,旋即扭身。

    “下午去养生堂了?”林辰坐在客厅沙发,慕媳妇将水杯递了过来。

    林辰喘了口气,接过了水杯一饮而尽。欲热折腾了一个晚上。嗓子都快冒烟了。

    “去了!”林辰抿了抿嘴角点头说道。

    “结果呢?”慕媳妇轻声说道。一张娇容美仑清纯。

    “明天下午与王先忠交流医术!我赢,他把老命给我,帮助我医改!我输,撤销医改基金会!”林辰靠在沙发上揉着眼睛说道。

    “有几分胜算?”慕媳妇眨着美瞳,担心问道。

    “不知道!”林辰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们那个岁数的老怪物。身上应该都有着一些绝学吧?”

    “如果输了呢?”慕媳妇试问了一句。

    林辰轻叹了口气。“如果输了的话,那就证明,我真的还不够格来完成医改!”

    “那你要撤销医改基金会?”慕媳妇睫毛眨动,微微惊声问道。“我们迈出这第一步,很不容易!”

    林辰玩味的捏着手里的茶杯。目光蹦出几缕凝重。坚定的语气说道“所以,明天下午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赢!从现在开始,我们真的是输不起!”

    “我相信你!”慕媳妇柔和轻笑,笑意醉人。是一种深深的恳求和祝愿。不管什么事情,我都在背后相信你!

    “对了!我去拿个东西!”林辰沉吟了片刻,旋即朝着书房走去。一排排的书架。密密麻麻的堆积着医学书籍。林辰立身在第二个书架的跟前。在中段探寻,摸索着。

    “你找什么呢?”慕媳妇站在门口。出声问道。

    “药刀器械!”林辰应了一声。“明明放在这里了?”林辰寻觅着一本本的书籍。

    “找到了!”在书架的最底层。林辰脸色一喜。取出了一卷灰绿色的帆布!

    帆布像是踞一般被一根粗线捆绑着。

    “这是什么?”慕媳妇好奇的走了过来。

    林辰将粗线扯开。帆布铺展。一枚枚针头扎在夹层。长短不一,大小不等。奇形怪状的针刀横七竖八的穿插。

    “这是匹配药刀的一套手术器械!”林辰摸着这些熟悉的针尖和刀尖。眼神流露出一种异样的炽热和喜悦。像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再次重逢。“我想,该是带着它的时候了!”

    “这种针针刀刀的,很厉害吗?”慕媳妇俏头好奇的问了一句。

    林辰笑着点了点头。看着慕媳妇银针帷幕下的娇容。打量了一会儿,问道“最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慕媳妇月牙弯眉拧了几下。一怔神,两腮之上挑起一抹羞涩≤开了林辰灼灼的目光。小声说道“这个月的经期已经延时了一个多星期!”

    原本还是一脸淡笑的林辰猛地一惊。“什么?”

    旋即愁苦了起来。看了一眼慕媳妇的小腹,弱弱的试问道“不会怀孕了吧?”

    听言,慕媳妇像是一个受惊的小女孩一样,一脸惊蛰的瞪着大眼。惟妙惟肖。惊愣了片刻,旋即皱眉羞涩道“你不是说了不会怀孕的?”

    林辰心虚的笑了笑。“我是说了不会怀孕!但是我没说一定不会怀孕!”

    “”慕小琪立即有一种晕过去的冲动。

    林辰皱眉想了一下。自从慕媳妇从京城回来之后。两人基本上是每天一次〔全期内射。一般情况下,是外射。

    “不会这么巧吧?”林辰也有点小不淡定了。这要是弄出一条小生命。会不会很可笑?

    那自己是不是还得把老头子从南郡接过来,然后,等着当爸爸?

    ,-,您的最佳选择!
感谢您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