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大排插-透视神医 ag平台玩法|优惠,网赌ag太假|官方,www.ag800.app|平台

透视神医

第一百六十九章大排插

林天净2017-11-25 23:14:14Ctrl+D 收藏本站

    阴阴沉沉的铁栏里面。惨叫嗷嗷声,接连不断。一群穿着蓝色狱服的刺头小青年,围着地面上躺着的一道身影狂踢狠骂。地面人影缩成一团。屈膝抱头。胳膊上,腿上,青紫肿块连连,脸上一层浓血侵润,嘴里面血流不住,剧烈的呕吐,喷出的血水里面有着几颗黄哧哧的白牙。

    “咔咔!”铁链撞击的独特清脆响声。骤然在昏沉的铁闸监狱之中响起’鸣的警哨声紧接而至。一群狂殴的狱服青年当即愣神停手,一个脸上有着一道血疤的脏兮兮青年黑眉头皱了几下。冲着地面上被群殴的不知死活的人身上吐了口浓痰,一挥手,吆喝了一声,扭身朝着监狱黑暗处走去。

    “散了!”

    小张是新来的重刑犯狱警,接到重刑犯监狱里面发生了群殴事件,立即就带着人匆忙的赶了过来。监狱的铁闸门上,胳膊粗的宽厚铁链缠绕着。小张等人赶到重刑犯监狱门前的时候,阴森森的监狱里面,死一般的压抑沉寂。透过监狱天窗那微弱的亮光,勉强可以看到监狱里面,靠近门口的位置上,一道蜷缩着的人影喘着粗气不知死活,面目全非,四周湿漉漉的监狱重地上。血水侵染成了红色。

    虽然是刚被调过来看守重刑犯。但是这里面的狂暴,小张早就知道。这里面的人放在外面,哪个手里不是有着几条人命的。但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小张清了一下嗓子咳嗽了几声。冷喝了起来。若是不给里面的人一点警告。以后自己这狱警头头谁个还放在眼里?在外面,自己也是响当当的大哥。

    “把门打开!”

    旁边的跟班小狱警听得命令,立即掏出了十多把钥匙,将那胳膊粗的铁链给打开。

    “咯吱!”

    铁闸门被推开了。声音回荡在这昏暗的监狱里面半晌才消失。小张掏出了警棍。冷着脸走了进去。在那蜷缩的身影旁停搁个几秒钟。小张警棍指了指,冷喝道“抬出去看看还有救没?”

    两个跟班小狱警将人抬出去后。小张晃了晃手里的警棍便大步朝着监狱昏暗的深层走去。适应了昏黑的光线后。小张眯了眯眼睛,才看到监狱深层的墙壁前,一团团狱服身影靠着墙壁坐着。

    “谁个动手打的人?”小张厉声喝道。

    结果没有一个人鸟他。

    “没听见老子说话,谁个动手打的人?”小张提高了声音,吼道。

    结果全部人都鸟他了。

    噌的一下子。重型监狱里面,基本上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冷眼,凶光,一道道的落在了小张的身上。一瞬间,小张心就乱了』这阴凶的气势倾倒的一连后退了三步,额头上虚汗一层。腰上的小黑枪旋即就拔了出来。挥出去,勉强镇定的喊道“干什么?你们想反了?”

    “小伙子,新来的吧?把那玩意儿收起来,爷们都玩的不玩了!”角落里面忽然传出了一道中年人的淡笑声。

    小张脸色一紧,这才发现那墙角处,还坐着一道身影。微弱灯光下,这人满头长发遮住了脸,头发的缝隙之中露出了一对眼球,刚毅,深沉。透彻。

    “没听见老大的话?想死这儿是不是?”血疤小青年立即狰狞吼道。上前一步,紧接着,身后所有的狱服犯人紧跟着上前。

    小张吓得哆嗦着手里的枪支,又退了三步,都退到了监狱闸门前。“你们太嚣张了,太狂妄了。小心我手里的枪!”

    一边说着,小张慌促的退到了监狱外面,喝声着跟班小狱警赶紧把闸门锁上。监狱闸门被再次紧闭后。小张猛出了几口气。丢了一句话,哆嗦着身子快步离开。

    “老子以后收拾你们!”

    重刑犯监狱里面。片刻再次恢复了平静。血疤男凑到了长发中年人旁边,讨笑道“老大,刚新来的那个不懂规矩,残了!那个小狱警要不要下次弄死他?”

    “弄死他,咱们兄弟都要搭命进去,吓吓就行了!”长发男撩起了头发,嘶哑的声音说道。“给我来根烟!”

    血疤男从身后的被单里面摸索了半天,才递出来一根烟。然后从口袋之中掏出了火石机,一擦,给长发男点了一根烟。

    “疤子啊,阿狸刚打电话了。”噙了几口烟。长发男低沉道。

    “咋了?这大当家前几天还给咱们送吃的,是不是又惦记兄弟们了?”血疤男咧嘴笑道。

    “今天应该还有重刑犯要被压进来、狸说了,得玩点彩头!”长发男满嘴烟气,狠笑道。“有啥好节目没有?”

    血疤男当即嗤笑了起来。摸着脸上的血疤。淫,笑道“大排插如何?十多个兄弟就好这口!”

    “好吧,你小子鬼点子多。你看着办!有一点我提前说了,这次彩头,让他终身痛苦还得让他终身难忘!”

    血疤男淫光霍霍。起身应了一声。

    当晚七点多的时候。兰牧区警局下的重刑犯监狱接到了上面的文件。收押两名重刑犯。手续一切处理完毕后。周兴和杨立两人穿着狱服被押送到了重型监狱里面。不过,就是在小狱警刚离开,周兴和杨立两人还没有完全适应这里面的光线。忽然之间,一群穿着狱服的青年,狞笑着走了过来。

    瞬间,周兴和杨立就被吓懵了。周兴脑海里面闪过的是监狱群殴的画面。而杨立因为平时涉猎3p4p电影比较多。脑子里面闪出来的竟然是男同监狱里面的**。不过,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他猜中了,而今天,他还是那个苦逼的男主角。

    一群狱服小青年片刻便是拳脚迎了上来。短短五分钟不到,两人被打的一脸血青脓肿。因为两人嘴里被塞了几只臭袜子,所以,苦吟声很小。这一刻,周兴憋着青脸,眼眶泪水都呛出来了。杨立睁着血痕累累的眼睛,发狂的狰狞,血丝横溢。

    不过,这磨难似乎是刚刚开始。大批狱服小青年撤回来之后,血疤挥手指挥着众人,长发男噙着烟在一边欣赏。片刻,几个高头大汉上前,一股脑的将两人衣服扒了一个精光。然后用麻绳子绑了手,捆了脚,在监狱的闸门前,将两人摆了一个撅屁股的造型。就是佝偻着身子,翘着屁股。最后又用麻绳将两人的造型固定。

    这个造型让得周兴剧烈晃着头,来回挣扎。杨立终于忍不住委屈和伦理底线,痛哭了起来。看了十几年的男同重口味影片,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亲身体验了。

    这一会儿,阴森的监狱里面。气氛火爆。一堆堆的狱服人,靠着监狱深层的墙壁怪叫吼笑。十多个瘦高狱服男。站成了两排。狂捋着裤裆的长物,变态一般的狂笑。

    片刻,血疤男一挥手,他所谓的大排插节目开始了上演。两排瘦高男,拖着坚挺的长物。冲着那杨立和周兴屁股的中心,狂插了过去。监狱这一刻,沸腾了,狂欢了。吆喝声,此起彼伏。

    两排瘦高男,坚挺的能力不容丝毫的质疑¨着两个瘦小的屁股,疯狂的抽动。一个人接着一个人。这大排插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算是结束。

    小狱警发现动静,小张领着人马赶到监狱现场的时候。留下的仅是两道裸,体身影,痛吟欲绝的趴在地上狂吼。屁,眼里面那鲜血跟喷泉似的,还带着脓白色。见到这一幕,小张当即捂着嘴干呕。

    事后,当周兴和杨立被法医抢救过来之后,诊断为,肛周肌肉严重损坏。这辈子恐怕都要大便失禁。

    晚上,林辰无聊的翻阅着肛肠手术解析的时候。口袋之上的手机响了。林辰也纳闷了今晚自己为何研究起来了肛肠科的手术?拿过手机一撇。林辰眼眸猛地颤了一下。慕媳妇回来了?

    林辰浑身当即像是冲血了一般,划开了电话,急切道“在哪里?”

    “京都机场!”慕小琪柔柔娇声响起。

    “什么时候回来?”林辰激动的问道,瞥了一眼自己的小弟,他好像比自己还激动?

    “今晚的机票。明天早晨九点到机场!”慕小琪笑声甜美动人。

    “我去接你!”林辰用着不容许别人回绝的语气说道。

    “好!”慕小琪温柔的笑道。

    “我曾经对你说过。如果我有能力帮你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慕小琪沉默了片刻,甜美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持强,轻笑道。

    “我现在就想郑重的告诉你!这次我回来,我也要辅助你的事业!”

    “”林辰挑嘴苦笑了。为什么是也,你怎么知道是也?

    “明天早晨见吧!另外,我从京都带来了一只烦人的跟屁虫!”

    手机里面滴答的挂断声音,湮灭在了林辰的沉吟之中

    ,-,您的最佳选择!
感谢您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