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平静的夜空,不平静的夜晚-透视神医 ag平台玩法|优惠,网赌ag太假|官方,www.ag800.app|平台

透视神医

第一百四十七章平静的夜空,不平静的夜晚

林天净2017-11-25 23:13:37Ctrl+D 收藏本站

    自古就有言,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对于一个即将奔三的男人,正值生理需求的最高峰。嫖一嫖算什么?再正常不过了。总比漆黑夜晚,某桥下,某胡同里面发生奸,淫

    事件强太多了。所以,对于这个奔三男人嫖娼,换句话说,那就是保护未成年少女性侵犯,避免花季女子**,以防阿姨蒙羞,以及防患大妈晚节不保!

    所以,二毛为了保护广大女性同胞。同时,解决自身生理问题,选择了嫖!

    自古还有言,戏子无情,婊子无义!李大勇包养的小奶,风尘女子。正所谓,风尘女子都是耐不住寂寞的,她们更渴望被满足。

    这边是名头如日中天的生理期男子,那边是性情如饥似渴的风尘中女子。于是,一桩床上演绎的丑事就发生了。

    华夏这个封建思想尤为根深蒂固的国度。绿帽,那是男人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哪怕是性质稍稍类似绿帽。也足以激起任何一个男人的愤怨!所以,李大勇带着人手来出气了。

    听得怒骂声,大家伙停下了手头的活,偏头望了过去。李大勇带着人马已经将阿狸的摊铺给围了起来。

    “有仇?”林辰移开目光,撇了一眼二毛。嘀咕道。

    二毛望着一身紫色运动衣的李大勇,无奈的吐了口烟气。晃着膀子便站了起来。取下烟头皮笑道“我惹出来的事情,我去解决!不牵连兄弟!”

    阿狸憨厚笑了笑。也站了起来。拍了二毛的肩膀,说道“咱们不倡导去惹事,但是不代表咱们怕事!”

    望着两人,林辰讪讪一笑,撩起风衣站了起来。拉风,有范。流里流气的揉了揉鼻子,轻笑道“你们知道,怎么才算配得上一个大哥的称号?”

    阿狸和二毛扭头一愣。

    林辰已经大步走了出去。“那就是,任何时候,大哥要走在最前面,领着兄弟去面对一些事情!”

    望着林辰走出去的背影,阿狸和二毛俏头对望,相视苦笑。他们出手的理由都没有小大哥足。

    主角永远都是主角,他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来当主角!

    阿狸,二毛。跟了上去。大家伙起身追随。入世不深的小年轻,双眼放光的望着那最前面走着的身影。心里除了崇拜就是向往。有些个人独特的人格魅力,又征服了一个类别的人。

    望着走过来的一群人,李大勇目光眯了眯,落在了最前面的流氓少年身上。

    “老子找二毛!”林辰前脚落定。跟前络腮胡的男人便冷喝了一句。

    林辰嘴角一拧,冰冷的声音回应。“老子找你!”

    一听,李大勇怒气便涌了起来。喝道“小子,你是谁?”

    林辰不温不火耸肩冷声回应。“那个,你又是谁?”

    “”李大勇嘴角愤的拧动着。络腮胡抖动。

    “识相的把二毛交出来,老子今天就不大动干戈!”李大勇忍着群攻的冲动,狠声道。

    林辰一探头,挑眉道“你找二毛干什么?”

    “砍他!”

    “为什么?”

    “想!”

    “你太霸道了!我想砍你,你站出来让我砍不?”林辰耸肩嘀咕了一声。这人太狂了。砍人那是你想的吗?

    “”

    “你到底交不交!”李大勇眉间跳动怒意。

    “你太霸道了,我不交!”林辰诬赖说道。

    “”李大勇一脸阴沉。

    “老子跟他有过节!”李大勇快受不了这个流氓少年的嘴了。

    “什么过节?”林辰问了一句。

    “”李大勇有一种遇到极品人的感觉。哪来那么多婆婆妈妈的废话。

    “他玩了老子的女人!”李大勇气急败坏的吼道。

    林辰一扶额头诧异的冷汗。撇嘴道“这种事情你都可以说的辣气壮?”

    “”李大勇额头蹦出了几根黑线。草,你一直追问的!

    “靠,你到底交不交!”李大勇怨愤咆哮。

    林辰皱眉沉吟了一会儿。摊手一笑“不交!兄弟,打死都不交!”

    “”李大勇拳头狠狠窜了起来。似乎从一开始,他就被耍了!

    “来五个人,先把这个小子给我砍了!”

    李大勇咬着牙挥手怒斥。

    于是,李大勇后面立即涌出了五个小年轻。奇装异服。刀棍在手、狸和二毛当即走了上来,身后的兄弟也动乱了。

    林辰苦笑着摆了摆手。“你们退下去。我不允许,谁个都不许上来!”

    阿狸,二毛犹豫了片刻。不过,还是服从的退了下去。这个时候,大哥的威严不容许挑衅。况且,他们相信这个小大哥的能力。

    身后众多兄弟也都在阿狸和二毛退回来的时候停了脚步。仰头张望,诧异瞳光闪烁。李大勇嘴角厉笑一勾,喊道“砍了这小子!”

    五人挥刀抽棍冲来。林辰眯眼寒芒迸射。今天心头正憋着一股怨气,拳头一拧,脚步闪动,风衣拉风飘绕,气流翻滚。

    一人挥刀砍下,林辰闪电擒手,握住了手腕。痛的这人抛刀苦吟。林辰接过半米长砍刀,一脚踹出。一人爬地苦吟。

    对于高手来说。一人,一群人,都是那个样子。

    挥刀一抽,一人抱臂倒下,血口疼的龇牙咧嘴。

    转眼,五人缩身抱腿,倾倒地面。血口淋淋。

    李大勇惊了。大家伙也愣了。征服一群人,就是要让他们亲眼见证你的能力。林辰心里有这个想法,当然,这也是当大哥必须证明的东西!不然如何服众?瞎扯几句,大家伙笑笑就能服众?很显然,不能!

    于是,林辰冲着李大勇潇洒的勾了勾手中的砍刀。

    李大勇一挥手,一群人上来了。十多个。场面人影晃动,林辰风衣穿梭,身影诡异灵活。手中游走砍刀,一挥,一人哭吟,一砍,一人狂叫。不一会儿。十个人痛吟地面。

    李大勇额头冷汗渗出了。一半人马可搭进去了。

    林辰身后众多兄弟,表情惊得呆滞了。如果说刚才是心服的话,这会儿,是彻底心服了!为什么人家能当大哥?太明显了,人家有本事。

    李大勇擦了擦额头。鼓着劲喊道“全部给我上!不信这小子有三头六臂!”

    谁知,林辰接下来的举动,差点逼得李大勇吐血。

    林辰后退了一步。一挥刀。喝道“全部给我上,不信二打一还打不过!”

    于是,一场近乎于屠杀的群架。悄然结束。作为败者,都付出了冒血的代价。

    李大勇小腿不知道让谁个来了一刀。倒在地面苦吟不已。他作为最后一个倒下的人。一场群架莫名其妙的开始,血腥的结束。林辰甚至不知道具体原因,只晓得,该霸气的时候,那就不能妥协!

    李大勇在地面哀嚎了几声,便痛吼了起来。“报警!赶紧给我报警!”

    林辰余光鄙夷的瞥了他一眼。很郁闷。有一类人就好这一口,私底下打不过了,他要找警察。

    林辰愣了一会儿,从口袋之中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组电话号码。接通之后,便开口道“马叔,伏牛路这儿,今晚有点事情,砍人了!”

    “砍人?怎么回事儿?我立即派点人支援你!”马天龙严肃说道。

    “是兄弟们砍人了!对方要报警!”

    “兄弟们砍人了?那没事了!让他们报吧!我不派人去就是,你们继续砍!”马天龙松了口气叹声道。

    “”

    林辰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有可爱的一面。谁是最可爱的人?大家都是!

    事后,询问起来二毛到底所谓何事?二毛才一五一十的坦诚说了出来。林辰只能感慨,自古女人都祸水,十事九事因女人!

    三人继续探讨了关于妓院的事情。最后达成了一个共识。二毛主管,开一座足浴中心!小本夜市摊,确实没什么油水。况且,现今就流行足浴。你不开,有人会开。正如二毛说的那些大义凌然的话,换一种说法,咱们这是帮助社会失足妇女。

    已经开始混道了。这些东西势必要去触及。不过,大家伙或许会给这些看似**的东西,重新标榜一个立意。另一种的正义!

    既然决定要做。那就要好好做。做到最好!林辰让二毛去寻觅一个好地段。资金问题自己出。不过,二毛过意不去,林辰就学着仇小美那个股份制,自己投资,控大部分股权,二毛主管,掌控一部分股权。至于如何经营,林辰都交给了二毛。

    这个家伙说起来足浴,头头是道。心中有这个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照二毛保证的话说,我经营这种地方,有天赋!

    皎洁月色,安详的罩茏着这座城市。兰陵市。黑色夜幕,显得格外安详平静。一道闪光流星划破天际。落在兰陵市的地段。不晓得给兰陵市带来了什么!

    兰陵市一附院。看似安详的大院。妇产科的值班室忽然凌乱了起来。病房前走廊,小护士的身影急匆匆穿梭。妇科住院部,忽然八十多间病房前亮起了红灯。发出了急救信号。急诊科室人员,接到通知,匆匆赶到了妇产科。

    “一号病房婴儿呼吸衰竭!”

    “四好病房婴儿呼吸衰竭!”

    “”

    ,-,您的最佳选择!
感谢您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