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庸医-透视神医 ag平台玩法|优惠,网赌ag太假|官方,www.ag800.app|平台

透视神医

第八十六章庸医

林天净2017-11-25 23:11:37Ctrl+D 收藏本站

    蔡主任立马站了起来,严肃道“谁个是四号病房的主治医师?”目光当然是向着李丹和柳凤投了过去。

    那本就紧张的李丹,脸蛋之上挑起一抹煞白,慌张道“是我!”

    “还不赶紧去看看怎么回事?”蔡主任立即是冷喝道。

    李丹这才从噩耗之中回神,冲出了办公室,跟着小护士向着病房赶去。医生怕什么?肯定怕病人因为自己的治疗而出事。窒息休克。这种常见的临床急症表现,弄不好病人说没就没了。他慌乱?不慌乱就不正常了!

    “你们两个也赶紧过去看看!”蔡主任也快步赶了过去,走到办公室门口,顿了顿,扭头说了一声,旋即小跑着离开。

    急促的高跟鞋冲击石板声音,回响在走廊之中。林辰听在耳中,却是另一番玄妙的音律。蔡主任也很紧张,能不紧张嘛?一旦出了问题,首当其冲是主治医生,其次就是科室领导。

    柳凤这个妇女,立马站了起来也赶了过去。一下子办公室就空荡了起来。林辰望着几道匆匆的身影,自己仍然是站在那儿不动。

    林辰沉吟了一会儿,嘴角苦笑了起来。自己是不是该幸灾乐祸?诅咒出点医疗事故?那样,自己的两大仇人似乎就有麻烦了。这个是林辰乐意见到的。敌人麻烦,那就是自己幸运。林辰一直这么认为。

    不过,稍稍一想。林辰又觉得不妥。自己是医生,怎么可以诅咒病人出医疗事故?

    “林哥哥,都出事了,你怎么还站着?”小兰望着不动的林辰,皱眉出声问道。

    林辰扭头看了她一眼,耸肩笑道“我在想一件事情!”

    “什么?”小兰眨着眼睛,有点好奇。

    “四号病房!病历上没有啊!我刚查房就直接忽略了四号病房!”

    林辰不解的说道。按要求,病人一旦住院,立马就有一份病历。

    “四号病房?”

    小兰想了一下,旋即睁大了双眼。“刚才李丹给我的处方好像就是四号病房的?”

    小兰立马取出了刚才夹在林辰文件夹里面的处方。一看不要紧,还真是四号病房的处方。

    林辰接过了处方,一看,眉头便狠皱了起来。先不说,处方之上都是几百元的药剂。关键是这张处方,自己刚才浏览的时候就没有。

    “这张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林辰收敛了神色的涣散,一脸凝重的问道。自己的记忆力可不容许别人挑战。林辰可以确定,自己走之前,这张处方绝对没有在那些文件夹里面。

    “你走之后,李丹让我放进去的!”小兰望着林辰那沉下来的脸色,小声说道。她也感觉情况似乎是有点不对了。“他硬让我放进去的。我还打算回头对你说呢!”

    林辰没有埋怨小兰的意思,这个小丫头,天真无邪。在办公室就是替别人放放东西。即便是出了什么事情,也与她无关。

    自己看着年轻,以李丹那种办公室蛀虫的性格,怎么会把自己放在眼中?况且,自己还是他的仇人,他就更加不会把自己放在眼中了。没有经过自己允许,便把处方放进去,他还真胆大的当自己不存在?

    林辰详细的看着手中的处方。开药的时间也就是今天早晨上班前几十分钟。林辰眉头皱得更紧了。“难道是今天早晨才住院的?”

    林辰立马转身向着李丹的办公桌前走去。果然,桌子上面正是有一份四号病房的病历。林辰拿起病历便看了起来。

    刘岚,女,38岁,剖宫产手术后,住院调理

    浏览完了病历。病人也没有多大的疾病。说白了就是,生了个娃,然后住院调理。李丹开了处方,有打滴液,有口服药。

    林辰一脸慎重。脑子飞快的转动。作为一名医生,出问题了,立马要探究问题出在了哪里?

    林辰是诅咒了出医疗事故。但是那是出于对蔡主任和李丹的怨恨。一个处处针对自己,一个那就是医院的蛀虫。典型的那一类。

    但是,当林辰真正面对这件事的时候,什么怨恨早已经抛出了脑子。病人,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名病危病人。自己要想办法!窒息休克,若是找不到病因,耽误了抢救。那后果,基本上就是个死!

    林辰临床十多年,目睹窒息休克病人的离开不少!

    林辰稍作沉吟,目光再次落入了处方,排除一些特殊情况,比如过敏体质的原因,如果出问题,那肯定是在处方这一环节上。

    林辰凝聚的目光极为认真的盯着处方之上的一行行药剂。忽略那药剂后一行行触目惊心的价格。林辰在探究一个窒息休克的原因。

    办公室沉寂了。小兰心窝砰砰乱跳,望着专注的林辰,她紧张兮兮的。

    某一瞬间。林辰猛地仰头,朝着自己的办公桌前走去。拿起笔,在处方纸上刷刷写了几行专业字迹。然后递给小兰。严肃道“赶快去病房拿药,然后送到四号病房,晚了就麻烦了!”

    林辰脸色的严肃和目光一丝的惊慌。也使得小兰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点了点头,小兰拿着林辰给的处方便跑了出去。

    林辰将那李丹这张处方装进了口袋。旋即扬长而去。林辰替病人的生命忧心。但是此刻心中更多的是对李丹这种医学蛀虫的愤懑。这种人,拖出去砍了都不亏!

    普通的剖宫产手术,病人住院料理。用一般常用的药剂调理即刻。但是李丹这厮,动辄就开几百元的药剂。这也就算了。但是他用到了一种医学上慎用的打滴液。临床上,正常人百分之八十使用需医师慎重考虑。可笑!多少种可以替换的药剂不用,一定要用这种慎用药剂?若是看到这种慎用药剂后面有一行触目的价格,一切或许就是另一种解释!

    林辰可以放弃这次抢救,因为这与自己无关。但是林辰做不到。医者仁心。医生对病人,不可以掺杂任何的感情。即便眼前的病人是自己的敌人,那林辰迈步离开依然是毫不犹豫。

    医生与病人,一个是救人的,一个是被救的。这种关系放在何种境遇下,它都是**裸不变的。因为医乃仁术!

    林辰赶到四号病房的时候,医护人员以及家属已经充斥了整个病房。林辰慌张的走进去。不过,病床之上的抢救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步,正在进行人工抢救。李丹脸色如死灰,满头虚汗,双手拿着电击棒,对着病床之上,**裸妇女的心脏进行高压电击。以此来挽留她的最后一口气。

    林辰的医术是超群,但是并不代表他是阎罗可以掌握病人的生死。挣扎在生死一线的病人,医生也是无奈的。现在林辰愧疚的是,那张处方为何不让自己早些时间看到,多争取一点时间或许还来得及。

    林辰有时候是自大狂妄,但是那是面对生活之中的丑恶。而有些人呢?自大却是对待病人。你对得起自己那善服吗?

    玷污的话,就别穿上,你不配!

    林辰心脏被戳疼的时候。病床之上的妇人已经没有动静了。留下的是即将泌乳的**,一片电击的焦黑。

    李丹很艰难的放下了手中的电击棒,望了望蔡主任和病人的家属,慌张的满头虚汗。

    “心脏停止搏动了!”李丹声音很小。但是在这间沉寂的病房之中,却是每个人都可以听到。

    心脏停搏?那意味着什么?当今华夏判断一个人是生是死,唯一的标准就是心脏停搏!换句话说,这位妇人死了!

    “林哥哥,给你药剂!”小兰喊叫着冲进来了。但是看到病房的一幕,小兰小脸立即惨白了。望了望床铺上的妇人,望了望沉默的病房,望了望众人脸上的表情。旋即小兰脸蛋惊蛰,眼圈含泪,呢喃道“是不是我来晚了!”

    林辰苦笑着望了一眼这个动情的小丫头。晚?如果一个人务实一些,认真一些,再俗一点说,他,他妈别钻钱眼里,会晚吗?会有这个结果吗?

    林辰心境触动了。拳头都拧起了。望着病床边慌张是错的李丹。林辰有一种上去朝死里打的冲动!

    不过,林辰还未动手。有人已经愤了。床边一名噙烟的男子抡起一张木椅,朝着李丹的脑袋便砸了过去。

    “庸医,你他妈还我老婆命来!”
感谢您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