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你还有没有点人性?-透视神医 ag平台玩法|优惠,网赌ag太假|官方,www.ag800.app|平台

透视神医

第五十五章你还有没有点人性?

林天净2017-11-25 23:10:49Ctrl+D 收藏本站

    军绿色格子服装的年轻人目光从手中的单子上移开。脸色灰沉之中带着一丝无力的苍白。单子上那一串偌大的赤红数字。对于他来说,触目惊心。或者形容为心惊胆战也可以。单子上的手术费,应该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多的钱了。

    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又如何能支付得起这个昂贵的手术费呢?况且这个数字还仅是一个手术费用。

    军绿服装的中年人抬起了黯然的脸色,神情复杂。无奈?愤恨?痛心?似乎还有对现实的强烈不满。社会之中,他们这个生活层次的人就注定要自生自灭吗?

    沉默了一会儿,军绿服饰的年轻人,终于是神色恍惚的哀声道“医生,俺们没有那么多的钱!你可不可以先给俺娘做手术!钱,我以后绝对一分不少的还上!”

    没钱?

    周兴很是冷淡的皱起了眉头。心里有些烦闷的想着,没钱你来看个什么病?难不成老子还给你垫上?这个社会就有那么一类人,他们不穷,但是让他们平白无故的出钱,那基本上就是门都没有。他们在精神或是物质上大把花钱,比如养情人了?包小蜜了?买豪宅了?吃大餐了?而在帮助别人的事情上,他们的态度就冰冷了起来。立即就化身为一个吝啬鬼。

    用最丑陋的话来揭示这个社会的阴冷就是,我认识你吗?我凭什么帮助你?我给你钱,你还得起吗?

    “没钱?那你还是等有钱了再来看病!”周兴给了那个军绿服饰年轻人一个冷眼,阴沉道。那个眼神冰冷的可怕,似乎已经将人性最无情冷淡的一面给映照了出来。

    “我还忙着呢,没空跟你这么瞎耗着!有钱再来找我!”周兴丢了一句,便扭身欲要离开。转过身子的刹那间。周兴一脸厌恶。

    “真恶心!臭死我了!”周兴转身后捏着鼻子,心里叱了一句。这几天倒霉的事情真是接二连三。

    看着周兴的背影,军绿色服饰的年轻人神色有点急了。眼神闪过一缕悲愤的失落。望了一眼奄奄一息的老母亲,旋即快步捻了上去。动作很是灵活有力的抓住了周兴的胳膊。

    “医生,俺求你了!你给俺娘做这个手术吧!你放心。钱我一定想办法补上!”军绿年轻人一脸坦诚,哀求道。

    林辰望着这个脸上还有一些白灰的年轻人,心更沉了,那个眼神悲伤的有点无力,都说眼睛和心之间有着莫名的牵连。眼神可以反映心境。若真是这样的话,林辰可以感触到这个年轻人的心情。

    心灰意冷!撕心裂肺!或许还无法真正诠释年轻人的心!

    “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周兴胳膊被抓,当即怒吼了起来。一脸难忍,厌恶的表情。相当排斥抓住他胳膊的年轻人。

    “医生,你就行行好,帮帮俺吧!把俺娘病治好,俺这条命都给你!”年轻人是在没辙了。一个人将话说到这一步,可以想象,他被逼到了何种地步。

    林辰心脏被这个场景触动了。这种事情,在华夏的医院之中,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而形如眼前这样的年轻人,他们的心每天都在滴血。这个社会是无情的,是冷淡的,这句话他们在心里不知道已经熟稔了多少遍。

    “我要你这条命干什么?赶快松手。”周兴微微后仰着身子,冷喝道。其实他很想说,我要你这条贱命干什么。不过碍于场合,没有喊出来。

    “阿狸,咱们走吧!我都不让你来,你偏要来!没钱人家是不会给咱们看病的!”

    在地面上围坐的那位老母亲,僵硬的扬起了头,一脸沧桑的说道,声音有气无力,但是却是直戳着有点良知的人心。

    一句有气无力的话,当即引来了道道目光的打量。同情?痛心?不少人直接陷入了深思。

    “娘!再不看病,你就没了!”年轻人痛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母亲。语气落寞到了极点。

    “快点放手,再不放手,我报警了!”周兴瞥了一眼地上的老东西,喊道。

    也只是有一些人的良知,早已经被浑浊的世俗野狗给吞没了。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这位被叫做阿狸的年轻人,才狠狠甩开了手。一脸愤慨。

    胳膊被甩开,周兴活动了几下。当即是愤怒了。“干什么啊你!”周兴喝斥了一句,旋即双手向着年轻人的胸腔推了过去。

    年轻人的身板看上去很结实。但是他正处于悲愤彷徨与无奈之中。哪料到周兴猛推了过来。以至于周兴那力气不大的双手落在年轻人的胸腔之上,也产生了不小的冲击。年轻人措不及防的受到了冲击,脚步几个踉跄。仰着身子一屁股倒在了走廊的地板之上,轰的一声。摔得相当结实。

    年轻人快速回神后,旋即愤怨的看向了周兴。怒火打转。但是片刻还是被他压了下去。有些人该打,但不是在老母亲病重的时候。出手,很可能引来无尽的麻烦,自己还要来照顾老母亲。年轻人心里什么都清楚!

    周兴怒瞪了一眼年轻人,旋即冷漠的转身就走。

    那年轻人冲撞地板的声音如同一根尖锐的毒刺。狠狠扎在了林辰的心窝。痛,一股钻心的痛猛冲向林辰脑域。林辰心在滴血。一种与他入行誓言违背的场景,历历在目。扎在心窝的毒刺,已经将林辰的良知逼上了绝路。

    这个浑浊的医学界。没人去扛,那,我就用我的身体去将它扛起来!我愿意做这个先驱,哪怕粉身碎骨。

    医学誓言,对于某些人来说,仅是一张纸。但是对于林辰来说,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岁月烙痕。已经雕刻在了林辰心脏的最深处,永远都抹不掉!

    林辰一皱眉快步钻进了人群。正对着周兴迎面走去。周兴嘴角还在暗骂蠕动。林辰已经是出现在了他的跟前。林辰怒了。良知已经被这个场景逼上了绝路。自己再不站出来,这个医学界还有救吗?

    林辰冷着脸色,一伸手便抓在了周兴的领带和衬衣之上。靠,你穿的冠冕堂皇。怎么心就这么冷酷呢?既然是这样的人,你何必来学医呢?林辰心里有一千个甚至是一万个理由将眼前这个家伙往死里打。或许这仍然无法消除林辰心中的怨气。

    医学因你而蒙尘,你要为此付出代价,哪怕是你这条贱命!

    身子猛然被提了起来,周兴立即感到喉咙处传来了窒息的紧固之感。双眼如鱼目一般睁大。周兴眼孔之中便浮现了林辰的冷脸。

    “怎么是你?你想干什么?”周兴立即愤怒的嚷嚷了起来。眼前林辰是谁?已经超越了敌人的范畴,而是他的大仇人。

    怎么来形容周兴对林辰的怨怒呢?若是给周兴一把刀,挥手便可将林辰给杀死。即便是周兴仍保持清醒的狼。还是有很大的可能将刀挥下。法律的束缚,已经压不下周兴的怨怒了!

    林辰狠瞪着周兴,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按在地上,暴打一顿,朝着鬼门关打的那种。但是一点狼还是告诉林辰。自己现在犯得着跟这个小人一般见识吗?

    病人,还有病人在等着自己。

    杀出的林辰,立即便再次成为了众人视野之中的焦点。两位都是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只不过现在两人针对了起来。众人表情也都精彩的怔了怔。满脸惊奇。

    还在地面上坐着的年轻人阿狸,也惊愣的望着那提着周兴领带的林辰。

    “这小子不是在妇产科吗?怎么跑到了这里?”

    站在办公室门口,身上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卫芊芊诧异的望着出现的林辰,惊呼道。

    这个小子来了,事情看来要更复杂了。卫芊芊心里嘀咕道。

    医乃仁术,需务实认真,求真求善,尽心尽责。

    这一刻,卫芊芊心里似乎还响起了刚见林辰的那天下午,他就是这个样子郑重说道的。

    这个家伙又到认真的时候了!在医学上有他,或许是福!

    和周兴那怨怒的目光交接了一会儿。林辰一用力将周兴整个身子都提了起来。甩向了一边。然后快步走到了那年轻人跟前,伸出了手。

    周兴被甩在了一边,干咳了几下被束缚的嗓子。旋即杀人一般的目光瞪着林辰。这个家伙来了,他怎么走?他想看看这个家伙究竟要干什么?这儿是他撒野的地方?

    望着林辰,年轻人木讷的怔了怔神,旋即将手放在了林辰的手上。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眼神是温暖的。

    林辰拉起来了年轻人,冲着他微微一笑,然后没有多余的话,从他手中拿过了诊断单子。扫了几眼后,林辰立即宽慰笑道“放心,小手术,我来给你做!”

    “可是”

    年轻人没钱,他有点犹豫了。

    “先做了手术再说!”

    林辰柔和一笑,点头道。

    年轻人一愣,终于露出了笑容,一脸感激,旋即眼眶有些湿湿的狠点着头。人间还有真情!

    “芊芊准备手术!”

    林辰一扭头,冲着那门缘处的卫芊芊喊道。对于仇人,林辰一向很敏感。刚来不久,林辰便发现了这个女人。

    望着林辰的目光,卫芊芊一怔神,眉头皱了皱,旋即点头应了一声。“我这就准备!”对!她的心也是热的!

    不过,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的心都是热的。

    周兴见状,也不走了。立即又大吵了过来。“这里是神经外科,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林辰望着一脸强势之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周兴。脸上迅速爬上了一层寒霜。一提脚,对着周兴的腹部猛烈的踹了过去。

    “操,你妈,你还有没有点人性!”

    这次林辰真的被这个家伙给激怒了。用力基本上没有留手。周兴的冲倒地面。沿着长廊,一直横划到尽头,冲撞在尽头的瓷板墙壁上。

    “准备手术!”林辰扭过头,看了一眼卫芊芊,语气很严肃。
感谢您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